转载自:卡bing

在他指间躺着一朵荷花,先生抚着那萼,回想开在昨天的那朵。他坐在一汪镜般的水中央,此时天色已晚,他的学生来问他请教,每次都只有一个人来。学生是看不见那花的,只看见他卷起的书本,每次也只是那一本。学生也走了,先生端着书,像个垂钓的人一样,一片叶子漂到他脚边。

© the encounter | Powered by LOFTER